6038金沙娱城

品牌活动 | 贾康:全球格局下的大国税改

      6月23日下午,“6038金沙娱城思享会”在深圳言几又书店开启了2019年的首站旅程。2019年,6038金沙娱城联合建投书店以经济类“观潮听声”和社科类“逾越未知”为主题,更有针对性地邀请经济学界、社科界具有影响力的公知人士分享他们最前沿的见解和最真挚的人生感悟。
      本次活动为“观潮听声”的首场活动,以“全球格局下的大国税改”为主题,特邀知名经济学家贾康携其最新力作《大国税改》与现场百余位嘉宾面对面交流。站在大国崛起的视角,解析美国进步时代以来,跨越120多年的制度改革及税制演化的历史过程,分析大国兴衰的历史规律。


      《大国税改》的写作背景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不断上升。中国入世以后,中美之间经济总量上的差距快速缩小,逐渐形成所谓“当下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美国的高端产品对中国而言有需求,而中国则为美国提供物美价廉的中低端产品。总体而言,高端和中低端两个经济体形成了互通有无、互惠互利的主贸易关系。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发生了变化。这几年,美国明显感到和中国的差距在缩小,中国和平发展、和平崛起似乎对美国形成了威胁。在特朗普竞选总统时,他和对手方希拉里在对中国的态度上其实是一致的,都主张遏制中国。上任以后,特朗普很快兑现了竞选时所说的税改基本规划,围绕“让美国重新伟大”的主题,对中国采取一系列施压的手段,这就是大家高度关注的中美贸易摩擦。

      如果单看减税,特朗普确实在释放供给侧潜力,让作为市场主体的千千万万分散的企业更愿意投身于创新创业活动。对于全球而言,有“外溢性”作用。这个外溢性在中国客观上产生重大影响就体现在媒体上、社会生活中,各种场合大家高度关注税收怎么合理化,中国是否做更好地减税安排。


      从减税看经济社会生活全局
      讨论减税需要有一个全局观。税制改革是中美当前的热点话题,也必然包括不少“牵一发动全身”的难点、敏感点、兴奋点。真正高水平的为现代化事业所需要的减税和税改,一定还要把短期的诉求和中长期的现代化战略密切结合,从减税到全局,从当下到长远,这两个视角是有机结合的。

     
      美国历史回顾:“进步时代”和基础性制度建设
      从1880到1920年这40年间,所谓“进步时代”对于美国崛起为世界头号强国意义非常重大。其中包含如何完成现代化取向下的税收、预算、公共意愿表达和法治化等等制度机制建设,也为我国带来了不少经验和启示。

      比如美国在势头发展强劲的同时,出现了类似于中国前些年被热议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是税收——政府怎么收钱?1913年,美国联邦政府形成了规范的法律文本,一直延续到现在,而特朗普减税的其中一个重头戏就是减联邦政府第一税收来源——个人所得税。


      中国与美国在减税上具有共识,但中美税制有明显区别

      美国在80年代滞涨的情况下,里根竞选成功,推行在供给侧通过减税释放潜力焕发活力的政策主张,把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往下降,税收税率的档次减少。特朗普本轮的减税可以说跟里根是一脉相承的。

      中国的减税,必须站在前人肩膀上,把新供给经济学概念之下相关的认识再进一步的深化系统化。

      美国联邦政府主要靠两大直接税——个人所得税和工薪税。而中国明显的以间接税为主,中国的减税减负必须形成合理的对全景的把握。


      中国直接税制度建设无法回避
      以直接税为主,在初次分配环节更有利于营造宽松和激励的创业创新环境,充分调动创业创新者的积极性。美国在初次分配里,甚至根本就没有增值税。美国这种制度安排的过程,对中国是有启发的。

      中国的税制改革不只是减税的问题,在努力减税、减负、减各种成本的同时,还要形成一个可操作的高水平的立法过程。完善个人所得税、房地产税,以及未来必须研究讨论的遗产赠与税等等这些直接税制度建设的问题。


      中国现代化主线上争取和平崛起

      供给侧的创新带来了时代的可能性:一方面,发展共享经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必然要有的选择。另一方面,要坚定不移地紧紧扭住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促进改革开放。

      中国和平崛起,和平地缩小与美国等发达经济体之间的距离,既有利于中国人民,在根本利益层面也是有利于美国在内的世界人民的。
作为“观潮听声”的首场活动,贾康老师深入浅出地讲解全球格局下的大国税改,对我们了解现行中美关系以及正在发生的中美贸易摩擦都深有启发。

      2019年“6038金沙娱城思享会”还将继续沿着经济和社科主线,带给大家更多精彩内容,推动营造讲品味、讲格调、讲责任的悦读氛围,助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传播和传承。

      期待下一次与您继续相约!